社区
主页 > 社区 >

浅谈电影《泰坦尼克号》的美学意义

发布日期:2021-07-18 15:40   来源:未知   阅读:

  社会美是现实生活中美的存在形式之一,主要包括人物、事件、场景等等,所谓“事件”、“场景”也是以人物活动为中心。社会美是人的自由创造的体现,倡导的是积极肯定的生活形象。围绕社会美的实质,我们就需要结合影片中的人物加以分析。在《泰坦尼克号》这部影片中,社会美的一个方面——形式美在故事一开始就抓住了观众的眼球:泰坦尼克号上的男士都是穿着优雅、干净的礼服,女士都穿着坠地长裙,紧身的胸衣,还带着蝴蝶结、领带、帽子等,无不透露出电影人物的外表特点:气质高雅、身份尊贵、有着良好的教养。

  这些二十年代欧洲古典服饰,给大众化休闲服饰流行的二十世纪末的观众带来强烈的美感。除去人物服饰,影片中的主人公是青春靓丽的俊男美女,男主角莱昂纳多迪卡普尼奥年轻英俊、充满朝气,女主角凯特·温丝莱特容貌美丽、气质优雅都令观众为之深深迷恋,“明星的体貌、气质、性格,无不与观众心目中早已潜在希求的美好形象异质同构”[1]。

  除去人物所带给观众的形式上的美感,人物的性格、精神风貌、品质等等内在特质也给观众带来独特的内容美。人的美不能只以外表来看,是和人的本质紧密联系在一起的,人的珍贵特性在于自由创造,在创造的过程中体现出人的聪明、质朴、勇敢、诚实等,因此人的美不等于长相漂亮,说某人长相漂亮只是从形式方面来看的,一个人的美应该是和人的内在品质紧密联系的。[2]影片中的男主角是一名流浪艺术家,虽然穷困,但是活泼聪明而乐观向上,对待爱情也坚贞不渝,为了自己心爱的人,可以舍弃一切哪怕是生命。女主角是一名贵族小姐,有美丽的容貌和良好的教养,但却是一个具有反叛思想的贵族小姐,她勇敢、坚强而执着地看待自己这段跨越阶级局限的爱情。影片中的主人公内心美好的特质为主人公赢得了更多观众的喜爱,在观众看来,他们就好像美丽的化身,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都散发无尽的魅力。重视影片中社会美中内容与形式的统一,是当时乃至今天观众的审美要求。

  《泰坦尼克号》这部影片的结局是在爱情和死亡冲撞融合之后的升华。一直以来,死亡与爱情都是人类表现的两大主题,也是艺术创作反复演绎的永恒主题。[3]《泰坦尼克号》所讲述的灾难是一个真实的历史事件,导演卡梅隆在这个真实的历史悲剧中融入了自己的感受,通过一个极其浪漫的爱情故事来展示历史真实。“使虚构的爱情故事与那艘梦幻之船的死亡之旅巧妙而有机地联系在一起,从而使爱情获得了合理的根据与线]这艘号称永不沉没之船的“TITANIC”豪华巨轮,从它载着欢乐的人们开

  始航行的那一刻起,也就一步步地走向死亡。灾难为浪漫爱情悲剧结局提供了契机,同时也升华了男女主人公的爱情,爱情获得了永恒。从这个角度来看,影片冲突了传统灾难片的模式,演绎出感人至深的不朽的爱情传奇。

  美学中对悲剧这样表述:“悲剧是崇高的集中形态,是一种崇高的美。”[5]影片中,在生存或是死亡面前,人性的本真得以充分暴露,深沉复杂的人性内涵得以充分显现,影片的结尾部分在批判人类劣根性的同时,更表现了人类美好的本性及崇高的牺牲精神。从男主角那句著名的“You jump,I jump!(你跳,我也跳!)”,到水满船舱时依然躺在床上相互依偎着的老夫妇,以及誓死捍卫“只许妇女儿童下船逃生”这一道德律令的水手……这一些小小的细节,触及了观众内心最柔软的部分,令观众在为灾难哀叹的同时也看到了人性的魅力。

  悲剧能够给人一种特殊的审美感情,就是在审美愉悦中产生一种痛苦之感,并使心灵受到巨大的震撼。毁灭的生命和不朽的爱情相互缠绕、戛纳广告节互动营销经典案例,融合,引导观众在体会激烈的情感宣泄中再去感受那悲惨的往事,电影融入了激情,不再是单纯的灾难片,让观众获得其他的描绘‘泰坦尼克号’的电影所不及的艺术魅力。[6]

  意境是情与景、意与境的统一,是生活、景物与思想、感情相熔铸的产物。影片泰坦尼克号中处处可以找到写实主义的影子。“泰坦尼克号”沉船事故是一个真实的事件,导演卡梅隆为了还原出历史的真实,再现当时辉煌的工业成果,使人感受到那令人兴奋的远航,真切再现、感受到那悲剧性的沉没过程,他特意根据泰坦尼克号的原始比例搭建了电影史上最大道具船。这个道具船是按照1:1的比例还原泰坦尼克号的,船内的各种设施,包括宴会厅、乘客生活舱、锅炉房、电灯、地毯锅炉房等等无一不是当年实物的翻版,船体、陈设的雍容华贵、美轮美奂令观众大饱眼福。在这样的充满写实主义的意境里,观众所感受到的是真真切切的生活,仿佛自己通过时光穿梭回到了二十年代。有学者这样评论:“卡梅隆将电影的纪实性美学发挥到了极致。”

  然而,“艺术作品没有真假之分,艺术家首先是一位诗人”,这位诗人将浪漫的气氛贯穿了影片始终。豪华巨轮显示了“人定胜天”的气魄,美轮美奂的陈设,恢弘壮丽的气势,船员及乘客的兴奋,自信和欢乐,首先就为影片定下了浪漫主义的基调。意境中的“境”所指不仅是直接唤起情感的某种具体景色,而是指与这些景物相联系的整个生活。在巨轮上发生的各种故事,宴会,派对,以及一个浪漫的爱情故事,这些浪漫色彩浓厚的生活内容,更增添了整个影片的浪漫情调。值得一提的是影片中的一个令人难以忘怀的场景:泰坦尼克号船头,男女主人公张卡双臂,沐浴着灿烂的晚霞,海风轻轻地撩起女主人公的长发,那一刻,他们就像一对比翼齐飞的海鸟,给人以温馨、浪漫之感,让人充满着憧憬,感受到浪漫的爱情。这一和谐、美丽的画面也成为电影史上表现浪漫的经典,给人留下很深的印象。

  写实主义与浪漫色彩的交融,使得观众真实地体验到了纯真爱情的美丽,给与观众更加触及灵魂的震撼与感动,使得观众的能够强烈的审美愉悦。

  这部影片科学地定位了观众的审美意识和审美心理,紧紧抓住了观众的心理需求,与观众内心的期待和审美需求相符合,“电影画面刺激物中的力的模式与观众欣赏知觉中的力的作用模式达到了某种契合”[7],具有相当高的审美意义和美学价值。导演卡梅隆对这部影片也做出了自己的评价,他说他之所以将泰坦尼克号再现出来,其目的不是给展示泰坦尼克号悲剧性的毁灭过程,而是要让观众看到其短暂、辉煌的一生,通过泰坦尼克号及全体乘客、工作人员表现出来的美、希望、信心,揭示人类在面临黑暗、危难时的过程中表现出的美好品质,歌颂了人类精神的无限潜力。从这来看,泰坦尼克号的意义不仅仅是起警示作用,从表面上来说它是一个关于人类不行的寓言、隐喻,深入思考它更是一个与勇气、爱情、牺牲有关的故事。卡梅隆对泰坦尼克号的评价,精准地概括了他这部影片的美之所在,《泰坦尼克号》就是这样的一个不朽传奇。www.014jc.cn